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冼義哲批:澎湖縣議會素質 迫切需要改革

文字-A A +A

15日傍晚,樹黨前黨主席、澎湖青年陣線召集人冼義哲在臉書上發表《迫切需要改革的議會素質》一文,揭露本月12日上午漁民針對原訂於15號即將公告的《魚槍採捕水產動物禁漁區管制措施》至縣議會陳情實況,文末更強烈表示「我真的不知道縣民還能指望本屆議會什麼」。據其述該場陳情會中由正、副議長及三位議員,連同副縣長、農漁局長共同接受陳情。

 

會議開始前,先到達會場的副議長陳雙全見近百位的漁民相當氣憤,為了安撫,遂向漁民保證,如果最後中央還是選擇公告執行,他會要求地方的警察「不要執法」,請漁民不要擔心。此言一出,令人費解,究其文義應是將動以副議長之尊所握之實質影響力,阻卻警方執行公務,並要求警方「不要依法」緝查違法。

 

會議中,漁民代表盡數表達了無奈與憤怒的心聲,希望政府能夠解決生活的問題,同時要求政府不要只採納農漁局、漁會的意見,而忽視基層漁民。其間,立法委員楊曜辦公室段助理,表示管制措施公告確定暫緩,並將於漁業署召開公聽會,然討論如何讓對於措施有不同意見之漁民知悉漁業署公聽會相關消息,農漁局長對此表示:「不知道去哪裡找到有意見的漁民」。

 

漁民代表發言後,議長劉陳昭玲暫停討論,並呼籲「希望大家可以停止抱怨,能夠針對管制措施本身提出修改的建議」;未料其後,幾位列席議員,竟然把陳情現場當作自己的演講堂,開始大談漁民生活有多苦、有多困難,不斷地指出問題,但講著講著就是講不出解決的方法。

 

蘇陳綉色議員更直言,「我們就是比較可憐,才會出現在海邊,才會沒有書讀,沒有唸書的人才來當漁民,我們也不願意」;此言一出連劉陳議長都聽不下去,開始制止自己的議會同仁,並呼籲大家談解決方案,未料沒有一個議員能說半句話。便有漁民與媒體開始懷疑,到場的縣議員是否真的都看過草案本身。

 

冼義哲回憶其當時發言內容,提出三點解決方案:

 

「談程序問題,要求開北中南東離島各場公聽會,並請在現場的農漁局統計來到議會表達意見的漁民;如果中央沒有開各地的公聽會,至少地方政府收到公文可以聯絡通知想表達意見的漁民。

談草案本身,建議針對第二條的定義、第三條的範圍修正;在合理管理範圍內,保存在地生活文化。

談問題本身,呼籲成立海洋部,建立海洋專責部會,終結海洋治理亂象。

 

接在冼義哲後發言的魏長源議員,跌破眾人眼鏡的主張,要求中央在草案中加入「授權地方自定規則」,再讓議會來為漁民打造免責規定。

 

陳情會後數日,風向已定,縣政顧問郁國麟亦在臉書上表示,「不用漁槍打魚,難道要漁民用氰化鉀毒魚嗎?要漁民練就空手隔水抓魚的功夫嗎?綠島一個不稱頭的民宿業者把龍王鯛打了,激起公憤,於是公部門也摻一腳起鬨?」

 

澎湖青年陣線執行長王南昕對此直言,如果政府到現在仍然要以鎖國思維管理海洋,限制人民與海洋建立關係,不僅導致人民沒有機會發展安全與專業的訓練機制,也導致了人民對海洋議題討論低落。外加部分島上的居民不久的過去遷移自不靠海的地方,自然缺乏在海洋生活的文化的基礎。兩者惡性循環之下,台灣永遠無法培育不出具有專業海洋管理能力的公務單位。

 

退伍後長居澎南地區的青年鍾添涵則表示,「我是台南人,我因為愛海所以移居到澎湖。深入澎湖之後,我了解當地各種漁業的運作,也親身見識到,澎湖如此大的海域,取締非法漁業的執法,卻只依靠在幾位正義之士身上。然而今天政府又即將執行一項怠惰的政策,讓我實在非常心痛」。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5.02

Yasu_teitoku

新北市
35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的其他報導